好多事情想做,为什幺总是跨不出第一步?

是不是有些事情明明「想做」,却迟迟没有动作?如果你想要让自己从「想」到「做」,用这些方法试试看吧!

在生活中实践「现在能做的事」

容易受左右的人常这幺说:

像这样限制自身行动的想法,换到职场上就有可能造成人际关係或工作问题。

如果无论如何都想吃蘑菇,大可仔细调查资料,弄清楚「吃哪些蘑菇才安全」,就算受人邀请一起去採蘑菇,也可以选择不食用。

如果热爱大海,现在就想到海边玩,只要查清楚哪一带有水母出没就好,如果喜欢游泳,也可以选择去游泳池,而不是放弃游泳。(推荐你看:写下你的恐惧清单!承认恐惧让你更加成长)

自我设限会让自己的选择範围越来越狭隘,反而限制了真正的自由。

请别再「担忧未来、悲叹过去」,应该试着去感受「此时此刻」,思考身在此地的自己是什幺样的状态:「我现在想做什幺?」、「我现在能做什幺?」

我有一阵子也相当烦恼,像我这样曾经遭到霸凌、因忧郁症入院的人,真的能成为临床心理师吗?我想是过去的记忆留在心中,成为我的弱点。但最后我还是成为了临床心理师。那幺,现在的我会因为过往经验而对别人造成负面影响吗?也许这反而是正面影响也不一定。既然现在的我能活得如此坦然,现在的你一定也能做到许多事情。

有些人一旦经历过「陷入忧郁状态的自己」,总会担心「万一又恶化了怎幺办」、「我是不是没把工作做好」、「是不是又像以前一样白忙一场」。

但是,现在的你每天都能待在公司,回覆他人的提问,也能完成自己能力所及的工作量。每个当下,都存在着唯有你能做出的贡献。如果老是忽视自己已经完成的贡献,就算能做到的事也会变得做不到。

同时,为了自己的脆弱、敏感、不安而慌张惊慌失措,也完全没有必要,只要认清自己现在的状态,做好能力所及的事就可以了。

从「想做」到实际行动

是不是有些事情明明「想做」,却迟迟没有动作?

如果想做,就不要只是想而已,先决定自己到底「要做」还是「不做」。决定了这一点,你就能实际感受到自己的变化。

先从做到下列三个步骤开始:

遇到「想做」的事,许多人只停留在烦恼这一步,不过只要遵循下列三个步骤,你也能把「想做」的事变成「实际能做到」的事。

「想做却没有行动」其实跟下定决心不要改变是一样的,也就是不想耗费任何心力的意思。而在要做或不做之间,还有一个「现在暂时不做」的选项,也就是犹豫不前的人,几乎都属于这种状态。

如果明确知道自己为什幺会选择「现在暂时不做」,虽然难免会因为「自己没有採取行动」而产生罪恶感,但也不是问题。

只要确定现在不想做,可以把它分类在「现在不做,未来可能会做」的类别,或在「做与不做」之外再多分出一个「不知道」的选项也没关係。但若决定要做,至少要试着做一件让自己更接近目标的事情,无论多幺微不足道的小事都好。(看看更多:别让「做自己」成为逃避改变的盾牌)

好多事情想做,为什幺总是跨不出第一步?
决定「要做」就要採取行动,即使是一小步也好|时报文化提供

想考证照,那就开始念书準备考试。如果要求自己念书有点困难,那就去报名函授课程,或者光是告诉某人「我想考取证照」也可以。

无论什幺事情都好,一旦缴了学费,不认真準备就太浪费了,就算只是让朋友知道这件事,不认真读书的自己不就成了说话不算话的人吗?实际採取行动、截断自己的退路,对于增加学习动力也有帮助。至于实际行动后能否成功,还得靠一点运气,所以无论成功也好、失败也罢,都别太过在意。

总而言之,先决定自己要做还是不做,决定之后,就能把「想做」的事变成「动手做」的事,至少也能着手进行相关準备。不如就从这一步开始吧!

转移焦点是好方法

如果发生了令你耿耿于怀的事,刻意转移焦点也是个好方法。

只看这一瞬间,也许你会觉得对方故意装作不认识。如果试着观察对方的整体状况又会如何呢?

好多事情想做,为什幺总是跨不出第一步?
凭着对方的行为、表情,也许可以推测:「他好像身体状况不太好,是不是没有余力注意周遭状况?」、「可能只是单纯没看到我而已?」|时报文化提供

另外,也可以试着把焦点转移到自己身上:「平常完全不会在意这种小事,今天可能是我太累了。」换个角度观察环境则会发现,可能是自己刚好站在阴暗处,对方看不清楚脸的缘故。尝试反覆转移焦点有助于刺激想像力,也能注意到其他可能性。

事情真如自己所想吗?或者纯粹是自己想太多才产生不愉快?只要培养良好的判断能力,就能轻易摆脱「我被讨厌了」、「他故意忽视我」的猜想,不被自己虚构的不安情绪操弄。

不开心的经验也很有帮助

如果发生了不开心的事,请好好看清楚后续事态的发展。

过去我在处理危机事故压力的工作中,接触到许多受害者,他们分别遭遇过笔墨难以形容的痛苦经验。随着看待自己过去、未来的角度不同,他们的发展也大不相同。

其中有人全家都被地震引发的海啸捲走,获救后唯有孩子不知去向,最后只找回遗体,并为孩子举办了葬礼,心里想必悲恸万分,难过得无法承受;但他还是为了复兴灾区费尽心力,只为帮助别人坚强地活下去。藉由正向面对失去孩子的悲痛,坚定地将此化为力量,用以帮助他人。

在相处过程中,这群背负痛苦经历的人们教会我,必须正视自己的遭遇,并且充分意识到自己「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」的重要性。除了能够认清自我之外,对于生命也有着更为深刻的体会。

许多人抱持这种想法,决定成为震灾经验的传述者,将自己见证的一切流传后世。「虽然非常难过,不知道该怎幺活下去,但是我不想就这样等死,而是希望能为别人做点什幺。」这就是他们找到的答案。

「为了长长久久地把经验传述下去,必须保持身体健康、预防疾病。」有些人抱持着这个理念,在灾民当中推广健康体操运动。

「为了讲述当时的事件经过、告诉大家往后该注意哪些事情,我们要好好活在当下。」这是他们的一致结论。

不要一味想着「如果没发生那种事该有多好」,而是换个角度思考:「正是因为当时发生了那种事⋯⋯」透过这种方式逐渐釐清现在自己能力所及,并且找到答案:「我想以这种方式活下去,决定要这幺做。」

完全无法预见未来的发展、猝不及防的事情总是令人惧怕。如果能拼凑出自己的故事,了解到「现在的自己是由过往经历堆叠而成」,未来也会朦朦胧胧地浮现出来。

受到重大打击后要面对未来,就像是独自身处一片黑暗、脑中浮现「说不定旁边就是悬崖,一旦踩空便会跌落谷底」的想法,实在很难迈步前进。

但如果一路走来都没什幺问题,只是走到这里时才突然陷入一片漆黑,你还是能想像前方,也能推测未来可能发生什幺状况。只要正视过去,就能重新认知到前方「有路可行」,也能重拾面对未来的信心。

建立信心之后,我们再来思考自己能从中学到什幺,之后会想做些什幺。儘管过往曾经非常晦涩,但此时此刻,你仍然好好活着。意识到这件事后,心中对于未来也会有个底。

万一为此深受打击、无法振作,那就抱着膝盖坐在原地也无妨,甚至手忙脚乱地向人求救也没有关係。但是只凭着一句「没问题」就不再思考、带着空泛的期待往前走,反而有可能跌进坑洞里。

看不见前路的时候,必须伸手探索,尝试触摸眼前的地面,再决定自己要不要往前走。有时候不安或难受的记忆也能帮你一把,请把这件事情牢记在心。

彻底了解事件的全貌

我个人非常排斥恐怖片,绝对不会主动观看,不过家人在看的时候难免会不小心瞄到几眼。

偏偏就是会在这种时候瞄到特别骇人或惹人反感的片段,如果立刻移开目光,骇人的印象便会变得特别鲜明,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但是恐怖片的惊悚场面也只占部分,电影本身一样有故事、有主旨,也有作者想表达的核心理念。试着深入了解故事背后希望传达的讯息,便能沖淡心中对于电影本身的恐惧。所以若不小心看到恐怖的片段,我会尽量把全片看完。

举例来说,看到野狼啃食兔子的场景当然会觉得很血腥,但是如果前面的故事是这样呢?

这是不是和一开始的印象完全不同?

「野狼啃食兔子」的场景十分血腥,但也不要一被吓到就关电视,说不定看到最后就会发现野狼遇见兔子后是如何学会爱与慈悲,也能理解作者的创作初衷。无论如何,不被片段的资讯误导、能够在了解事件全貌之后从中学习,并且活用经验,才是值得推荐的做法。

好多事情想做,为什幺总是跨不出第一步?
看见事情的全貌,了解片段的涵义|时报文化提供

处理儿时创伤也是同样的道理,若把讨厌的记忆封闭在心里,痛苦就会像被急速冷冻一样锁在原处,持续产生负面影响。

国小时受到伤害的经验也曾让我痛苦不已,也是透过心理谘商的协助,我才能正视这段经历。虽然面对伤痛时非常难熬,但正因如此,我才能学到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相关知识,并且走上心理谘商这条路,开始了解加害者与被害者的心理。回顾一路走来的历程,对我来说,伤痛经验最终带来了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。

若是以恐怖片来譬喻,就像看完电影后,说不定你会注意到导演天马行空的创造力和独特观点,也可能发现「原来这部电影是在控诉环境问题」啊。不要只看到一部分资讯就吓坏自己。试着看清事情的全貌,从中解读那个片段代表的涵义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