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nTech三问

FinTech三问

香港的初创企业其实很多都极具创意,但在融资方面却一直是难题。(资料图片)

近年互联网无孔不入,金融这个传统行业也不能「幸免」,从滙款、借贷、融资、投资分析、财富管理等,都愈加倚重网络平台的发展。香港是金融大都会, 可是,相比纽约和伦敦甚至内地,我们在金融科技(FinTech)方面发展似乎都较逊色,如果不然,为什幺我们的年轻人在创业或扩充业务时会常常埋怨融资 无门?且容我这个金融业门外汉在这裏向各位有识之士请教一下。

一问为什幺香港创业板停滞不前,令本地创业者纷纷到外地集资?

本来,15年前香港创业板成立的目的,是「吸引创业资金流入香港」,「为正在崛起的公司提供另一个集资渠道,藉以扩充及发展业务」。时至今日,创业板稍具实力的公司都转到主板挂牌,从港交所网页资料所见,数据更令人感到汗颜……

创板流失率高 市值规模细

创业板自1999年创立以来,曾经有331间公司上市,然而截至2015年6月止,却只剩下213间公司仍留守创业板,流失率超过35%!反观主板 方面, 上市公司总数却由1999年的701间增加至现时的1580间,足足上升了125%!如果以总市值比较, 截至2015年6月底止,创业板至今仅录得0.3万亿元,相比主板的总市值28.8万亿元,创业板的规模仅为主板的1%!再参考纳斯特(NASDAQ)的 总市值,已达到纽约主板(NYSE)的一半(2014年︰8万亿美元vs.16万亿美元)。同样是国际金融中心,为什幺香港和纽约分别竟这样大?

我想起一位获美国杂誌《Fast Company》评选为2014年「中国商业最具创意人物100」的香港「八十后」——创办人李英豪,他于2011年在北京创立了类似美国网上支付公司 Square的「钱方」,短短4年,服务已遍及内地30多个省,累计处理交易金额达500多亿元人民币。毕业于中文大学的他,融资也选择内地,报道所见, 他明确表示:「期望明年在(深圳)新三板市场挂牌。新三板定位为中国版纳斯特,对挂牌企业没有明确的财务指标要求,让互联网企业多一个融资途径。」

港府不断游说和鼓励年轻人创业,但原本让初创企业融资的最佳平台,今天上市和成交量都变得如此冷清,创业板是否应该改革?抑或考虑另起炉灶?

二问众筹融资(crowdfunding)的本地监管为什幺迟迟不见蹤影?

众筹融资在港已萌芽一段时间,好像最近音乐人领军的音乐众筹平台,也有资深新闻记者筹款想成立调查报道的团队。其实一个项目放在众筹平台,正是它是否为大众接受的上佳考验。

历史上最早的众筹在17世纪出现,荷兰船队向阿姆斯特丹的市民筹募去东方探险的经费,方法是出售这支还未出发的探险队的「未来收益」,凭证只是一纸票据。这次集资非常成功,靠的不是商人财团的支援,而是民众的力量。

以往众筹融资成本较高,一方面众筹的组织不大,多只限于街坊或亲朋戚友,融资效果有限;同时因缺乏监管,欺诈时有发生,使各地不约而同对向公众发行证券的发行人严加监管。

2012年4月美国的《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》(JOBS)法案将众筹这融资方式纳入监管,成为合法集资方式。美国针对小微企业融资和普通投资者投资的这两个特点,从「强制注册」和「资讯披 露」转为设定投资者投资上限,平衡了中小企业融资便利和保护投资者之间的矛盾。

互联网金融监管 港慢半拍

最近,人民银行、中国证监会等十大部委已经共同发布了《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指导意见》,首度明确为各类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分工,其中人行负责 监管互联网支付业务,中银监负责网上借贷业务,包括P2P(个人对个人借贷平台),证监会负责股权众筹融资的监督管理。那香港呢?根据今年初立法会的问 答,政府似乎仍未有具体的时间表!

三问在支持本地初创企业方面,香港投资者为什幺不大热中?

既然集资平台创业板不济事,本地众筹集资也发展迟缓,但本地投资者素以积极投资初创企业见称, 不过似乎外国的月亮特别圆,他们甚少垂青本地公司,至少在媒体所见,如植物汉堡、人造蛋黄酱、纳米LED灯泡等全是外国产品。是否本地投资者觉得香港初创 「未够班」、意念「细眉细眼」,抑或有其他问题窒碍了本地投资者的兴趣?

但早前扬威海外的「水中银」、探测山火机械人, 以至在「2015香港资讯及通讯科技奖」获奖的监测人体脑电波的「脑足迹」,以至扬威国际的「自洁门柄」等等,看来也潜质优厚。但这些创意十足兼实用并重的设计似乎都要「出口转内销」,在外地受认可才在本地受到关注!

以上三个疑问,一直令我为创业者担忧,现在「深港通」开通在即,最近财政司司长曾俊华表示,亚投行有意以香港作为发债平台,再加上中国「一带一路」发展概念,长远而言,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依然商机处处,我们实在应该好好把握,才不会白白错失了这个金融科技的大时代!

更多邓淑明文章:马化腾没说的话鼓励创业 传授经验更胜打本如何协助年轻人 打破创新困局